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逍遥山水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萌上了照夜白和望云骓的CP……【捂脸/2010.11.1更新】  

2010-10-20 11:15:44|  分类: 涂涂写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剑三有两大对立阵营:浩气盟和恶人谷。

浩气盟的声望坐骑为  照夜白

恶人谷的声望坐骑为:望云骓

小白和小黑都很帅!多少人就为白马黑马入了阵营呀!我,突然萌上了这两者的CP……【捂脸

 

柱子哥!!!柱子哥!!!

柱子哥敲碗求小黑小白的四格!!!不交出四格,下FB看见BOSS就重启!!!打到1%就脱离!!!

 

鸡血过后,认真去找了资料打算写小白和小黑的故事。


根据元稹的《望云骓马歌》序:“德宗皇帝以八马幸蜀,七马道毙,唯望云骓来往不顿,贞元中老死天厩。”诗里又云“路旁垂白天宝民,望骓礼拜见骓哭。皆言玄宗当时无此马,不免骑骡来幸蜀。”纠结半天之后,决定自己脑补设定。


历史上唐玄宗在位是公元712-756,唐德宗在位:742-805,公元756年,安史之乱爆发,贞元元年为785年,终于805年,小黑死于贞元中,也就是795年左右。一匹马的平均寿命是30多岁,最长的可达60余岁。安史之乱爆发至小黑去世约40年,作为一匹千里马,活那么久应该么问题 =。=  所以,小白和小黑应该是同一时期的嗯嗯,所以,小黑应该是风光的立过两次功,一次是载唐玄宗入蜀,另一次是载德宗到奉天(今陕西乾县)。

 

照夜白,意为“月明浑似雪”,是唐玄宗最喜欢的一匹马,曾随玄宗东奔西跑。有画家韩干作《照夜白图》流传于世。 杜甫《画马图歌》云:“曾观先帝照夜白,龙池十日飞霹雳。”另有植物名照夜白,藤蔓类,生长于云南,夜间开白色花。

 

脑补了生长于世家,教养良好风度一流,性格温和甚至有点呆萌的小白,以及生性暴烈,向往自由,在初到宫中时候野性不羁,慢慢被小白萌到(?)性格有所转变,最后两次救了皇帝的小黑形象。继续脑补为,安史之乱时,小白挂在了路上,而小黑就载着玄宗到了蜀中,此后一直生活下去,最后贞元年间因为年老而受冷落,常年对着植物照夜白追思马儿小白直到死去。

 

还有两者如何分别入的阵营,相爱相杀之类……【停不下来!!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于是试写若干小段子。


小黑:哼唧,银鞍绣韂什么的烦死了,老子要飞扬跳脱!要驰骋千里!憋在这里算毛啊!
小白:现在我们是御马,安分点吧。
小黑:当年蜀中没有老子,他丫早死了!现在困着老子是怎么回事!
小白:用与不用皆有时,何必浮躁。
小黑:你丫的有没有点血性!还是马不?!
小白:我和你一样的,我如果不是,你也不是。
小黑:…………【继续蹦跶
小白:……【淡定吃草看戏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白:你好~
小黑:【甩毛不理
小白:以后请多多指教~
小黑:【鼻孔出气
小白:你的毛全黑的真好看好帅诶~
小黑:【继续不理,内心有点得意
小白:黑色的毛比我的白毛好看多了。
小黑:【斜眼打量,心想老子当然比你帅!
小白:这样的话,晚上就谁也看不见你了~想偷吃草就偷吃草~多好啊~
小黑:……【你个吃货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及夜,月移花影,小黑偶然无聊一转头,被吓了一跳。
身边的小白全身的毛在月光下笼着一层莹白的光芒,长长的鬃毛随着每个动作显现出不同的光泽,像是阳光下倒挂于悬崖顶端飞泻而下的瀑布,让人挪不开视线。
小黑情不自禁地挪了几步,想要靠近了看仔细些,却又突然省悟过来,硬生生止住了脚步。
那边,小白看到小黑直直盯着它,赶紧解释:“我这个毛天生就这样的……到了晚上就和活动蜡烛一样扎眼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对不起对不起,一定是影响你休息了,以前我都是单独在一个马厩……啊我没别的意思!我这就去那边干草堆里,不会害你睡不着的……嗯可能还是有点不习惯,但是你别看我当我不存在就是………”小白越说越慌乱,不知不觉间脚下被它刨出了个浅坑,“对不起……”
“该睡就睡,啰嗦什么,少炫耀你的白毛,老子还不放在眼里!”
小黑冷冷瞪了小白一眼,转头走到马厩另一侧去了。
小白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失落,大概,小黑不是真的讨厌自己吧?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身纯白无半点杂色的皮毛的。一点也不。
照夜白,照夜白,白昼黑夜自古恒有交替更迭乃是天理,黑夜中有繁星明月足矣,自己却偏偏反其道而行,夜中毛色如雪足矣映夜,因而得此名。有悖天理,又岂足喜?
唯有顺之而行,或可求得安身之所罢?
所以,还真是羡慕望云骓呢……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010.11.1

       小黑不喜欢打马球,非常不喜欢。

身上套了层层的鞍鞯辔头,飘逸的长尾被打结绑起,整场比赛都得不停地去追逐一个红色的圆球。从东到西不断往返,烦死个人。

小白对此没什么意见,属于完全服从组织安排的好同志:要我上我就上,奋勇驰骋显神威,要我退我就退,安分守己啃草根。

小黑虽然不喜欢,也上过场,对于规则是该知道的都知道。所以,当它看到小白被拉出去,走到场中,身边只有三匹马,而对面站了十匹马的时候,觉得很不对劲。

而随后开始的比赛,小白和其余三匹马在骑士的驱使下,配合极其巧妙,那个红球仿佛也是和小白他们一条心,满场游走,却是来回穿梭在四人的杆中,一次又一次击破对方大门。

周围传来阵阵的欢呼,小白背上的人放声长笑,意气飞扬,对方的人马耷拉了脑袋,事实摆在眼前,却也不得不服,悻悻而退。

小白被牵着下了场,一歪脑袋正好和小黑的视线对上,当下嘿嘿一乐:“小黑,小黑,我刚才厉害不?”

“是对方太差劲了!”小黑坚决不承认看到小白平安无事走下场的时候,一直悬在空中的心才终于平稳落了地——在为它担心。

“也是,吐蕃来的马,虽然凶悍,但是只有蛮力不懂得收发自如的技巧,无法及时领会主人意图,是行不通的。”小白想了想,“如果是小黑的话,我大概就不能赢得这么轻松了。”

“哼。”

“啊,跑了那么久,好饿。小黑小黑你知道晚上吃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小黑把头扭到一边,真是的,晚饭就在离这里几步远的地方自己不会去看吗?!又说饿了怎么还有力气在这里絮絮叨叨!

“小黑小黑~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黑小黑~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黑~~”

“你丫到底要干嘛!”

“天黑了你在哪里呀~我看不到你~”

这才黄昏好吗?小黑翻了个白眼,尾巴一甩走到槽边开始吃草。刚吃两口,听到蹄声的的,小白也挨挨挤挤蹭了过来在一个

槽里吃草。

“……”小黑不明白小白为何非要和自己挤一起吃草,怎么打了场马球就性情大变了?

“喂,我说……”

“啊,我在听,小黑你要说啥~~”

“你别连睡觉都和我粘一起好吗!”

“哎,你看我们能够同槽吃草也是缘分,要好好珍惜嘛。”

珍惜你妹!小黑暴躁了。

“那你在这里,我走开!”

“哎哎~”

小黑走到另一边去了,回头看小白依然站在原地,轻轻甩着长尾,眼睛虽然看着自己的方向,却像是没有看到自己。

嗯?

“你的眼睛?”

“哦,看不见了。”平淡又无辜的语气让小黑有想一脚踹飞它的冲动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

“不知道,下来就看不见了。”

“怎么不早说!”

“我觉得可能是太累了,吃饱了休息一晚上也许就能好。”

“……你以为肚子饿啊吃饱了就没事了!”小黑冲过去,恨不得狠狠撅对方一蹄子。

“应该……差不多吧……”

“完全不一样!明天,你必须表现出来让人发现!”

“不会自己好么……”

“当然不会!”

“哦……”


TBC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